手机上瘾有多可怕?谷歌、脸书设计师现身说法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09-19 03:05
jiji

图片

记得把我设为星标哦,不然就看不到我了那些看似免费、方便的社交媒体背后都经过专业人士的精心设计一步步吞噬我们的注意力最终将我们卖给广告客户网络时代,人就是产品

图片

看这篇文章之前,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在你的一天中,有多少时间被手机所占据?

我的手机屏幕显示每天大概要使用5-6个小时,而这刚好和2018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吻合:中国手机网民平均每天上网时间5.69小时。

很难想象,除去睡觉8小时,工作8小时,剩下8小时大家几乎都在玩手机。

当我们越来越沉迷手机不可自拔,最近一位美国导演干了件事——邀请来Facebook、Twitter前开发人员,揭露社交媒体是如何让人上瘾。

在这部Netflix最新高分纪录片《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中,社交媒体千方百计拉你入坑的心思,真比你想象的可怕多了。

 

图片

01

连业内人士都会上瘾的网络产品

主角哈里斯曾是谷歌的设计伦理学家,被称为谷歌勉强有良心的人。片中召集了像哈里斯这样各大科技巨头的前雇员,其中不乏Facebook“喜欢”按钮的联合发明者,Pinterest的前总裁。

这些前职员原本有机会呆在硅谷享受高职位、高薪,却没干几年纷纷跳槽离开。在他们眼里,不加管制的社交媒体和“毒品”没有区别。

图片

哈里斯就曾供职于谷歌的Gmail团队,同事们干活都非常卖力,软件的设计会打磨到每一个细节。

但时间久了,他却发现自己开始沉迷Gmail,会不停地查看邮件,更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公司没有任何人想过如何给让这项功能安上“刹车”——防止上瘾。

他尝试写一份使用报告发到同事们的邮箱,许多人同事都感同身受,纷纷发出响应。但很快这件事就失去声音,谷歌没有做任何改变。

图片

不止是哈里斯,Pinterest的前总裁蒂姆也对社交媒体上瘾。连他自己都觉得讽刺,“白天我在上班打造连自己都成沉迷的东西”。

到了晚上下班回家,他抓着手机,连在储藏室都要写邮件。他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却根本没办法关怀和注意到孩子的需求。

蒂姆不是没有做过努力——他曾经想要靠意志力,回家前把手机丢在车上;一天内上千次提醒自己,绝对不要把手机带去卧室。

但不管使用什么方式,到最后全部无效,他一拿起手机,时间就开始一点点流逝了…….让人崩溃。

图片

斯坦福大学的成瘾专家安娜,也一直在担心自己孩子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不得不发生争吵。

孩子坚称每天只玩了一个多小时间手机,但事实上监测到的是每天近四个小时,连孩子自己都难以相信。

图片

看到以上画面,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这不就是日常沉迷手机网络的我们么?

令人觉得可怕的是,哪怕这些拥有专业知识背景,甚至自己开发软件的人,都无法控制自己和周边人不去深陷其中。

02

社交媒体为何如此让人上瘾

想要社交媒体是如何让人一步步成瘾的?就得先知道Facebook、Google、Twitte三大巨头。

很多人眼里或许Google只是一个搜索引擎、Facebook是关注朋友的社交软件,但这些软件背后却在厮杀流量,互相抢夺我们的时间。

过去10里,谷歌一直靠出卖客户资料盈利。他们拿资料干什么?建立模型。一旦建模后,根据以往的习惯,就会预测到我们要做的事情。

 

图片

在网上, 我们做过的事、点击过的地方、看过的影片、按赞的内容,都会成为模型的一部分,重新回过来建立更精准的模型。

例如有人浏览的界面总是停留在血腥、暴力的页面上,那么系统就会判定他是一个激进主义者。

之后他就会一直接收到类似的信息,但这些“奶嘴乐”绝不会是免费,再下一次推送广告产品可能就是一把枪、一只刀。

 

图片

正如哈里斯所说, “如果产品是免费的,那么你就是产品”。像用户喜好监测、智能信息推送、个性化广告推荐这些应用目的皆是如此。

它们看似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其实正在掌握着我们思考,把潜意识送进我们的脑子,影响我们做决定,最后将我们“卖给”广告客户。

图片

哈里斯还提到一门课程——骇客成长。这门课程可以将工程师们变成半个心理专家,破解人类心理,达到改变人行为的作用。

拿微博、抖音上常用的上下滑动这个动作来说,心理专业术语叫做间歇正增强,其实就是利用人们寻求刺激的赌徒心理,不断“下注”。

图片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手机屏幕发亮,弹出推送,拿起手机的动作就会传递到我们脑子里,接着就是划开手机。

而如果你微博上收到一个信息提示,你有朋友刚刚@到你,那么你毫无疑问又会点击进去。

图片

成瘾专家安娜解释道,跟别人社交的过程,会释放愉快的多巴胺。这种群居和繁衍的习性,早在几百年前就刻进了我们的基因。

上瘾后造成的大脑多巴胺缺乏,会导致人们不停地使用手机,整个行为过程可能完全是无意识的,但却将大量的时间耗费在此。

03

来自开发者们的担忧和恐惧

随着哈里斯将社交成瘾的秘密揭露出来,他也提出了更大的担心——“奶嘴乐”正在削弱我们独立思考、处理负面情绪的能力。

更可怕的是,资本为获取更大的了利益,正在进一步改变、控制我们眼前看到的世界。

当一个人不断被灌输单一信息,就会相信它是真的。在推特上假新闻就比真新闻传播快6倍。这一类的社交系统简直是假消息天然的发酵池。

 

图片

今年也是我们经历过的假新闻、神反转最多的一年。无论是疫情期间的各种谣言、阴谋论,还是各种女性议题,都引发过朋友圈刷屏。

系统背后,那些原本我们觉得反智、土味、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都会精准地推送到对应人群面前。

 

图片

值得关注的是,社交媒体中也在进一步控制儿童的自我价值和认同感。诸如美图秀秀、朋友圈点赞等。

这些是连大人都无法避免的“圈套”,会通过他人塑造公认的标准来改变、伤害自己。那如果孩子们使用,又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呢?

图片

1996年出生的孩子,即所谓的z时代,这些孩子是历史上进入中学就使用社交媒体的一代。

面对没有阀门的各种信息、社交冲击,整个Z时代的孩子变得更加焦虑脆弱、抑郁和不敢冒险。

据数据统计,在2005年-2015年间,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群体愈发向低龄化方向发展,青少年抑郁症频发。

中国青少年抑郁接近全球1.3%的患病率,所有的数据都指向了社群媒体软件的出现。

 

图片

英国一项研究显示,过于频繁地刷手机,不仅会干扰人的正常生活节奏,导致睡眠紊乱,还会让别人影响了对自己的认知,陷入低落、抱怨的情绪。

与男孩和年轻男性相比,这种伤害对女孩和年轻女性更为严重。在患有抑郁症的14岁女孩中,多达四分之三的人自尊心不强,对自己的外貌不满意,并且每晚睡眠时间不超过7个小时。

所以当我们看到生活中、网络上一个又一个年轻生命殒命,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她们在手机背后经历过什么。

04

关于抵抗手机成瘾的建议

虽然科技给我们带来无数困境,但包括哈里斯在内的科技人员并没有一味抨击科技。除了政府监管,社交媒体问题还是在于商业模式。企业努力挣钱没有问题,但系统不能没有刹车和保障。

而科学技术作为工具,更像一把双刃剑。就像点赞本意是想传播正能量和爱,却没想到造成人们攀比和虚荣的困境,对手机过度依赖也是如此。

关于手机成瘾,专业的科技从业者给了我们一些实用建议:

1. 删掉你不需要的程序软件,浪费时间的全部删掉,包括社交软件、新闻软件等。

2. 把通知推送提醒功能关闭,不要让急迫行或者当前不重要的资讯,一直让手机振动。

3. 尽量使用不会储存搜寻记录的搜寻引擎。谷歌有很多扩充功能,可以移除推荐功能。

4. 不要直接收看任何推送到你眼前的短视频,而是以获取知识为目的自己去选、去搜索。这也是对抗资本主义监视的一种方式。

5. 转帖新闻时要多做核实、评估来源是否可靠,多搜集一下,如果看起来像是在挑动你的情绪,那就需要警惕了。

6. 不要点击具有诱导性的标题文章,那样会给幕后的算法工程师猜测到你的喜爱,从而会进一步推送更多内容给你。

7 .一定要有多种消息的来源,融入你的生活,关注和你意见不同的观点,防止陷入己见。

另外,纪录片中科技从业人员都提出来重要一点:不要让孩子使用社交媒体,不要小孩子使用手机。

图片

这是他们的家庭规则:

1.每天晚上固定时间禁止带任何电子产品进房间,不管什么时间,睡前半小时,都禁止使用任何电子产品。

2.  上高中以后才能使用社群媒体,最好是16岁之后才使用。

3. 家长和孩子一起商量好使用电子产品的合理时间。

文、编辑/昌圈圈参考资料:1.《世界卫生日 关注抑郁症低龄化》光明日报2.《总刷手机=焦虑来源?沉迷社交媒体可能导致青少年抑郁》图片来自Netflix纪录片《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无限资源在线观看完整版免费下载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奇优影院2021最新版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